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女性

日照抗洪英雄孟凡勇:泄洪涵洞疏通瞬间,他被大水冲走

时间:2019-09-02
日照抗洪英雄孟凡勇:泄洪涵洞疏通瞬间,他被大水冲走

  

  孟家洼村的光荣榜上至今还带着孟凡勇的名字和照片。(第三排左一)

  

泥泞的道路去往涵洞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日照8月14日讯(记者 侯彦平 张鑫 牟小龙)8月10日晚,受台风“利奇马”影响,日照普降暴雨一夜未停。11日一早,日照“北大门”东莞镇的孟家洼村,雨云让天空变成了灰色,丝毫没有要放晴的意思。一个亮橙色的身影顺着房顶溜下地,匆匆咬了两口煎饼,又跨上电动三轮车,从一排排平房间飞驰而过,溅起一大滩泥水。

  艳色的衣服太扎眼,让你不得不注意到它的主人。“上哪去啊?”看见来人,在屋檐下避雨的孟凡文好奇地发问,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邻居孟凡勇会撂下补了一半的烟囱突然外出。

  此时,家住村东头的村民们陆续发现,附近的田地已是一片泽国。在这个西高东低的村子,雨水向东汇集,经一处涵洞流进潍河,它是全村唯一一处排雨水道。问题就出在这:排出村子的水流顺带把地里的秸秆都冲进涵洞,越来越多的杂物堵塞了洞口。

  61岁的孟凡勇就是去清理这个涵洞的。村里一开始派去处理涵洞的两人发现杂物难以撼动,于是想到了负责村里卫生工作的孟凡勇,想借他的环卫工具帮忙。

  

  提起孟凡勇,耿光雪难以抑制自己的悲痛之情

  

  村落的东南角,孟凡勇使用的保洁三轮自行车静静停放着

  泄洪涵洞通了,他却被突来的大水冲走

  个子近一米八的孟凡勇在镇上有一份保洁员的工作,也是村里抗洪救灾应急队员,像这种疏通水道的活计他平时没少忙活。不过,这次在他出门之前,妻子信文秀还是再三嘱咐,要注意安全。

  他骑着电动全速前进,给孟凡文抛下一句“去通通水道”后拐了个弯,走远了。

  信文秀和孟凡文都没想到,这就是他们和孟凡勇见的最后一面了。一小时后消息传来,孟凡勇在通开涵洞的一瞬间被大水冲走,不知去向,直到晚上,人们才在潍河里发现了他的遗体。

  孟凡勇育有一双儿女,都已成家立业,在外打工。父亲出事后,他们带着各自的孩子赶回孟家洼。

  

  孟凡勇生前使用的电动车有着不少使用痕迹

  

  11日早上,孟凡勇骑着这辆老旧的电动三轮车赶到了抢险现场

  同村人:对他人的求助从来不推辞,唯独对自己太“吝啬”

  在这些同村人眼里,孟凡勇是村里独一无二的人,因为,“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人”。在孟家洼村乡亲们的眼里,“凡勇”对外人的帮助从来没有推辞,唯独对自己太“吝啬”。

  皮肤因长年累月的风霜变得黝黑,牙齿不好、几乎掉光,但因为舍不得那一千多块的费用,一直没舍得去镶牙;多年前因车祸打在腿上的钢板,因为心疼钱至今没有取出;不爱照相,家里人唯一找到的照片还是近十年前其儿子结婚时的照片……

  平日里,除了听听收音机,孟凡勇几乎没有别的爱好,老实、能干、过日子,是村里人提到孟凡勇后脱口而出的几个形容词。他是千千万万普通中国农民中的一个:勤勤恳恳生活,老老实实做人,在别人遇到困难时就搭把手,不杞人忧天,也从不怨天尤人。

  孟凡文对这个十多年的老邻居印象深刻:因为股骨头坏死,孟凡文出门只能骑着电动三轮车,车上还得备着一只拐,因此孟凡勇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“搭把手”:帮他收拾庄稼、堆砌谷堆以及其他自己和老伴难以操作的活计。为了回馈凡勇的帮助,孟凡文时不时买盒烟送给他,孟凡勇也不推辞,笑笑便接过去。

  除了帮助自己,孟凡文至今还记得孟凡勇的其他“大爱”:村里有个村民得了脉管炎,手脚都烂掉了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大队里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护工,又是孟凡勇,来到这个“臭气熏天”的家,给鳏夫送水送饭翻身擦洗,一直照顾了两三个月,直到村里找来了护工,孟凡勇才结束了他这一份“既没工钱也没人知道”的差事。

  

  孟家洼村离东莞镇中心不远,客运巴士还在此设站

  

  孟凡文向记者讲述孟凡勇生前的点滴

  邻居:平凡勇敢,他做的事就像他的名字一样

  说起孟凡勇的名字,65岁的耿光雪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,五官被痛苦揉成一团,她掀起衣角擦拭,新的泪水却又涌了出来。“俺这个小孩,从来不会奸曹鬼坏!一直是哪个活沉抢着干哪个呦!”

  虽然她比孟凡勇大不了几岁,但是按照辈分,孟凡勇一直是管耿光雪叫“婶子”。三年来,两人一起在镇上公路干保洁。耿光雪瘦小,不会开拖拉机,遇到难清理的垃圾,都靠孟凡勇主动帮她清理,“你看这堆小石子,就是他开着手扶(拖拉机)帮我清理后运回来的,要不我哪弄得动啊?”

  “这小孩太老实了!太疼人!太懂得同情别人了!”得知孟凡勇牺牲的消息,耿光雪自己几乎疼晕了过去,这几天一直是一边干活一边掉眼泪的状态。

  13日上午,家人正在准备给孟凡勇发丧火化,老伴信文秀坐在老屋的过堂里,因为她有多年的冠心病,家人怕她受刺激,一直围在旁边劝导着她。她的泪水似乎已经哭干,只是一阵阵地发出带着哭腔的喃喃念叨。

  “凡勇凡勇,真是平凡勇敢啊!”孟凡文在自家屋檐下,看着凡勇出事当天骑的电动三轮车悲痛地说,出事的那个早上,也是在这里,孟凡勇骑着这辆车,与他打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照面。

  作者:侯彦平 张鑫

   10:41

  来源:鲁网淄博

日照抗洪英雄孟凡勇:泄洪涵洞疏通瞬间,他被大水冲走

  

  孟家洼村的光荣榜上至今还带着孟凡勇的名字和照片。(第三排左一)

  

泥泞的道路去往涵洞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日照8月14日讯(记者 侯彦平 张鑫 牟小龙)8月10日晚,受台风“利奇马”影响,日照普降暴雨一夜未停。11日一早,日照“北大门”东莞镇的孟家洼村,雨云让天空变成了灰色,丝毫没有要放晴的意思。一个亮橙色的身影顺着房顶溜下地,匆匆咬了两口煎饼,又跨上电动三轮车,从一排排平房间飞驰而过,溅起一大滩泥水。

  艳色的衣服太扎眼,让你不得不注意到它的主人。“上哪去啊?”看见来人,在屋檐下避雨的孟凡文好奇地发问,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邻居孟凡勇会撂下补了一半的烟囱突然外出。

  此时,家住村东头的村民们陆续发现,附近的田地已是一片泽国。在这个西高东低的村子,雨水向东汇集,经一处涵洞流进潍河,它是全村唯一一处排雨水道。问题就出在这:排出村子的水流顺带把地里的秸秆都冲进涵洞,越来越多的杂物堵塞了洞口。

  61岁的孟凡勇就是去清理这个涵洞的。村里一开始派去处理涵洞的两人发现杂物难以撼动,于是想到了负责村里卫生工作的孟凡勇,想借他的环卫工具帮忙。

  

  提起孟凡勇,耿光雪难以抑制自己的悲痛之情

  

  村落的东南角,孟凡勇使用的保洁三轮自行车静静停放着

  泄洪涵洞通了,他却被突来的大水冲走

  个子近一米八的孟凡勇在镇上有一份保洁员的工作,也是村里抗洪救灾应急队员,像这种疏通水道的活计他平时没少忙活。不过,这次在他出门之前,妻子信文秀还是再三嘱咐,要注意安全。

  他骑着电动全速前进,给孟凡文抛下一句“去通通水道”后拐了个弯,走远了。

  信文秀和孟凡文都没想到,这就是他们和孟凡勇见的最后一面了。一小时后消息传来,孟凡勇在通开涵洞的一瞬间被大水冲走,不知去向,直到晚上,人们才在潍河里发现了他的遗体。

  孟凡勇育有一双儿女,都已成家立业,在外打工。父亲出事后,他们带着各自的孩子赶回孟家洼。

  

  孟凡勇生前使用的电动车有着不少使用痕迹

  

  11日早上,孟凡勇骑着这辆老旧的电动三轮车赶到了抢险现场

  同村人:对他人的求助从来不推辞,唯独对自己太“吝啬”

  在这些同村人眼里,孟凡勇是村里独一无二的人,因为,“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人”。在孟家洼村乡亲们的眼里,“凡勇”对外人的帮助从来没有推辞,唯独对自己太“吝啬”。

  皮肤因长年累月的风霜变得黝黑,牙齿不好、几乎掉光,但因为舍不得那一千多块的费用,一直没舍得去镶牙;多年前因车祸打在腿上的钢板,因为心疼钱至今没有取出;不爱照相,家里人唯一找到的照片还是近十年前其儿子结婚时的照片……

  平日里,除了听听收音机,孟凡勇几乎没有别的爱好,老实、能干、过日子,是村里人提到孟凡勇后脱口而出的几个形容词。他是千千万万普通中国农民中的一个:勤勤恳恳生活,老老实实做人,在别人遇到困难时就搭把手,不杞人忧天,也从不怨天尤人。

  孟凡文对这个十多年的老邻居印象深刻:因为股骨头坏死,孟凡文出门只能骑着电动三轮车,车上还得备着一只拐,因此孟凡勇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“搭把手”:帮他收拾庄稼、堆砌谷堆以及其他自己和老伴难以操作的活计。为了回馈凡勇的帮助,孟凡文时不时买盒烟送给他,孟凡勇也不推辞,笑笑便接过去。

  除了帮助自己,孟凡文至今还记得孟凡勇的其他“大爱”:村里有个村民得了脉管炎,手脚都烂掉了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大队里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护工,又是孟凡勇,来到这个“臭气熏天”的家,给鳏夫送水送饭翻身擦洗,一直照顾了两三个月,直到村里找来了护工,孟凡勇才结束了他这一份“既没工钱也没人知道”的差事。

  

  孟家洼村离东莞镇中心不远,客运巴士还在此设站

  

  孟凡文向记者讲述孟凡勇生前的点滴

  邻居:平凡勇敢,他做的事就像他的名字一样

  说起孟凡勇的名字,65岁的耿光雪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,五官被痛苦揉成一团,她掀起衣角擦拭,新的泪水却又涌了出来。“俺这个小孩,从来不会奸曹鬼坏!一直是哪个活沉抢着干哪个呦!”

  虽然她比孟凡勇大不了几岁,但是按照辈分,孟凡勇一直是管耿光雪叫“婶子”。三年来,两人一起在镇上公路干保洁。耿光雪瘦小,不会开拖拉机,遇到难清理的垃圾,都靠孟凡勇主动帮她清理,“你看这堆小石子,就是他开着手扶(拖拉机)帮我清理后运回来的,要不我哪弄得动啊?”

  “这小孩太老实了!太疼人!太懂得同情别人了!”得知孟凡勇牺牲的消息,耿光雪自己几乎疼晕了过去,这几天一直是一边干活一边掉眼泪的状态。

  13日上午,家人正在准备给孟凡勇发丧火化,老伴信文秀坐在老屋的过堂里,因为她有多年的冠心病,家人怕她受刺激,一直围在旁边劝导着她。她的泪水似乎已经哭干,只是一阵阵地发出带着哭腔的喃喃念叨。

  “凡勇凡勇,真是平凡勇敢啊!”孟凡文在自家屋檐下,看着凡勇出事当天骑的电动三轮车悲痛地说,出事的那个早上,也是在这里,孟凡勇骑着这辆车,与他打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照面。

  作者:侯彦平 张鑫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孟凡勇

  孟凡文

  孟家洼村

  耿光雪

  信文秀

  阅读 ()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必发88 版权所有© www.esquerdaemdebate.com 技术支持:必发88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