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博客

敢于突破传统的“模范生”

时间:2019-09-14

李玲 摄

姓名:秦滔 毕业学校:莞城建设小学、东莞中学初中部、东莞中学

高考分数:全省文科前20名 录取院校:北京大学社会学专业

特长爱好:弹钢琴

座右铭: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船。

■学霸故事

相片中的小小钢琴少年,身着西服,系着红色领带,手捧奖状开心地笑着。在秦滔家里的相册里藏了许多他参加比赛时的照片,书柜上摆放着各种参赛的奖状。

4岁弹钢琴、成绩名列前茅、文理兼修、被北大录取……单从人生轨迹来看,秦滔可以称得上是典型的“模范生”。近日,记者走近这个乖巧、爱笑的男孩,从他的故事里,看到了一个敢于突破传统的“模范生”。

“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”

“我们班有很多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,但我绝对不是。”秦滔认为自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,他的理由有二:“第一是老师跟我说,他们老师开会一致认为我还不够累;第二是我经常不交作业,但要说明的是,并不是我刻意不做作业,而是作业做不完。”

秦滔觉得自己的学习方法里更多的是“自选动作”,并不算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。

作业总是做不完的原因,是他花在思考上的时间比动笔时间多,想清楚一道题,一个晚自修就过去了。与别人的奋笔疾“刷”不同,他喜欢在大脑里归纳,想象着自己给别人去讲这个知识,会用什么样的方式。“我觉得能表达出来已经符合我的认知结构,才能真正用出来。”

这样的好处就在于,他每天都清醒地知道自己又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,做到“每天有收获,每天都进步,每天更博学”。

这种“自我对话”式的做法来源于秦滔初中的一段经历。那时他经常坐车去广州学钢琴,但因为坐车两个小时比较浪费时间,看书又容易晕车,于是他就在出发之前的一两天,老老实实背书,然后一上车就开始与自己对话。

“在车上,脑子里会浮现每一页的哪个位置写了什么东西,一点一点练出了凭空构造的能力。”秦滔说,久而久之,他每看到一本书,就会先看目录讲什么,了解整本书的结构。“其实就是先化整为零到各个章节,最后再化零为整到题型。”他试着归纳了自己的学习方法。

幸运的是,秦滔个性化的学习方法也得到了老师们的理解。如今他的练习册还有很多是空白的,但老师看在眼里,没有过多的干涉,而是选择信任。“莞中的这种自由的氛围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没有办法逼自己去刷很多我理解不了的题。”秦滔说道。

“模范生”也有成长的烦恼

4岁那年,秦滔开始对钢琴产生兴趣。那时每天练琴2小时,在老师的指导下,秦滔开始参加国内外各种钢琴比赛,至今获得省级以上奖项有18个。

从小学习钢琴,但没有学乐理,因此秦滔识谱能力比较弱,练琴速度比较慢。也因为这样,他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弹好一首曲子,他会把一首曲子反复练习,最后也弹出了不错的水平。“其实一首曲子我练两三年,也能把它弹得好、弹得精,也容易拿奖。”他说道。

“学了这么多年的钢琴,实际上我对音乐的表达,音乐的理解还是欠缺的。”上了初中之后,秦滔开始思考他的钢琴之路。

意识到这个问题后,秦滔不再参加比赛,而是开始自学乐理,不懂时请教老师。他说:“我想多学一些能够让我有一些音乐表达的东西,真正学音乐,而不是学拿奖。”

除了思考音乐,秦滔也有许多关于未来规划的烦恼。

高一期间,秦滔尝试着给自己做职业规划。但因为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学文学理皆可,当时他很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方向。

那一年,他还参加了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四门学科的竞赛,但令人意外的是,他最终没有选择读理科。秦滔觉得自己与学科的关系就像谈恋爱,“我想深入学习之后,看能不能爱上这门学科,如果不能,就‘分手’。”

秦滔希望通过多接触学科内容从而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。他说:“后来知道北大有通识教育,就想只要我拿到北大的录取通知书,不管我什么专业,我都拥有全校的选课权。”这让原本缺少目标的秦滔觉得“发现目标、找到目标本身也是目标的一部分”。

于是,在升上高三那年,秦滔就在班上一块印有“我的理想大学”的白板上,写下“北京大学”四个字。

从“死记硬背”到“问题导向”式学习

秦滔并非从小就成绩拔尖,让他成为“黑马”的原因也令人惊讶。

他还记得初中时有一个同学的成绩总排在全年级前三名,而他却是全年级600多名。“我当时的目标非常简单,也特别奇怪,就是超过他。”经历了整整两年的努力,秦滔在初二的期末考试成了年级第一。

问起这两年“逆袭”的秘诀,秦滔笑笑说:“没有太多的技巧,就是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时间来死记硬背知识点。”

每天独来独往,自己一个人学习,“印象中整个初中三年基本上是教室其他人都走了之后我还要待35分钟,直到离宿舍打铃还有10分钟的时候才从楼上跑到饭堂排队,打饭、吃饭、洗碗刚好踩点回到宿舍。那段时间会辛苦一点。”秦滔说。

总结学习经验的同时,秦滔开始看淡排名。“其实我到了高中有一点变化,因为成绩好了之后,就会想一些好的办法来提升学习效率。”他说。

如今的秦滔认为“思考比刷题更重要”,他遇到不会做的题目,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去解剖这道题,慢慢形成自己的解题思路。

“根据问题导向原则,只要解决我一个短板就可以提分,然后再逐个击破类似题目。”秦滔说,按照这种思想来引导自己学习,基本上不会出现盲目“刷”题,用他的数学老师的话说就是“数学思想进步了”。

■对话

南方日报记者:你会听什么类型的讲座,对你有什么影响,你自己做讲座时会讲什么?

秦滔:在学校听过师兄师姐们回校分享经验,然后校外、国外的也会去听,其实从小到大经常在听前人分享经验。听了师兄师姐们的讲座以后,偶尔会觉得自己的想法和他们的不谋而合。比如上一次陈哲学姐提的“问题导向”,我有一些共鸣,就记住了这四个字。

我现在经常发现有些人高一时语文不好,到了高二你问他,他会说语文一向不好,到了高三你再问,他依旧是语文不好。这是一个很典型的问题。就是很多人明明知道自己某个学科学不好,但若不下定决心提升这门学科,那肯定永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这种情况其实挺常见的。

南方日报记者:你是怎么看待自学的?

秦滔:自学提升了我的学习能力,学会了自己发现问题、思考问题、解决问题,才能有自主提升的潜力。同时,很多需要自己思考的部分,别人是不能代替的。很经典的反例是,有些孩子对基础知识“一问三不知”,妄想找个人“补一补”就能进步,却不愿意自己研读课本,而是在“等”,那绝对不是“上进”,而是幻想“不劳而获”。

本文首发于南方+东莞教育频道

撰文:毛敏 薛屏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必发88 版权所有© www.esquerdaemdebate.com 技术支持:必发88| 网站地图